壹岁桐。吾与此咸鱼孰咸

工作忙,更新随缘掉落。

「自救性消费,报复性熬夜。」
一个垃圾写手的自我拯救原则。

-

「嗔痴贪念,众生皆苦,唯愿为知己者死。」

进主页请详细阅读个人置顶,比心。

@爬山藤 我单方面宣布我爱这个人一辈纸!!

【弹丸论破/狛苗】如何追求苗木学长作战报告10-13(END)

#原创人物第一人称视角

#校园paro,逻辑死

#完结章

 

10

——死亡是什么呢?

然而如今我再去思考这些,也已经没什么意义了。

 

因为苗木学长,那个温柔的苗木学长就这样躺在我面前的病床上,双目紧闭,面色苍白,安静的像是睡着了一样。

“苗木学长……”我伏在他的床边,声音干涩到仿佛不是自己的,却连一滴眼泪都流不出来,“为什么……”

 

“……病人只是睡着了而已,你不要一副他已经撒手人寰的表情好吗?”声音里几乎具现化出黑线的女声在我的身边响起,护士小姐手上的托盘里装着换下来的染血的绷带一脸无奈的看着我。

“闭嘴剩女!”我抬起头,泪水糊了一脸,对着某个不会读空气的女人吼道:“30岁了却还连男朋友都没有的人是不会理解我的心情的!!”

 

……后果就是我被白衣天使拎着后领“请”出了病房。

 

站在空荡的走廊上,我回想起苗木学长刚刚做完手术被推出手术室的那一刻,当时我发誓,医生如果说出“我们尽力了”这句话,我就……让狛枝凪斗用他的“绝对幸运”咒死他。

 

“不用太慌张,虽然出血量很吓人,但是并不是很严重的部位,注意多休养就好了。”那时医生摘下口罩,表情轻松,这让我知道苗木学长确实没有大碍。

“太好了!喂狛枝!”我几乎喜极而泣,下意识的回过头寻找狛枝凪斗的身影,但是,我身后空无一人。

明明苗木学长被推进手术室的时候他还在的。

 

从回想中抽离,我叹了口气。

这个人,对苗木学长到底是在意还是不在意呢。

 

余光瞥见一个熟悉的身影,我转过头,果然看到狛枝凪斗站在自动贩卖机前一脸苦恼的样子。

“喂,狛枝。”我走过去,“你在这里做什么呢?为什么不去看看苗木学长?”

“啊,是上则同学呀,”狛枝凪斗也扭过头来看着我,脸上的表情一如既往,淡定的要命,“我在苦恼应该买哪种饮料,最近想尝试一下猎奇的口味呢。”

 

但是他的毫无改变,却让我的心冷到了极点。

“喂,”我声音不自觉的低沉了下来,“苗木诚可是为了你挡了子弹,你就是这种态度吗?”

狛枝凪斗原本上翘的嘴角慢慢的垂了下来。

“狛枝凪斗,你果然如我所获得的情报里一模一样,是个毫无人性的渣滓,”我说道,“跟苗木学长在一起我以为你会有所改变,看来是我的直觉出错了。”

“所以呢?”他反问,“所以,上则同学打算怎么办呢?”

“所以?”我冷笑一声,“所以就是,我会不择手段让苗木学长离开你的,就算你拒绝也……”

“嗯,可以哦。”他突然说道。

“……哈?”

“我是说,可以,我不会主动离开苗木君,所以请上则同学将他抢走吧。”他重复道。

 

 

11

我看着狛枝凪斗的眼睛,那里面平静的如同一潭死水,仿佛这件事情对他来说与决定中午吃什么无异。

“……”面对他的直白,我却感到无话可接。

这一段时间的接触,狛枝凪斗对待爱情的态度,超出了以往我遇到过的任何一对棘手的情侣,这让我倍感束手无策。

 

“呐,上则同学既然是超高校级的恋爱咨询师,可不可以告诉我爱情是什么呢?”他随意的按下了自动贩卖机上的某个按钮,‘哐当’声过后,他弯下腰去拿出了一听绿色罐装的饮料。

“每个人对爱情的理解不同。”我回答道,并不知道他问我这个问题的意义。

“嗯,是呢,”他轻笑了一声,“还真是相当中庸的回答呢,这不应该是‘才能拥有者’的程度啊。”

我感到了一丝被冒犯的愤怒:“因为这个问题本身就毫无意义,如果爱情是有概念可以理解,有规律可循的东西,就失去了它本身的魅力。”

“这样啊,可是呢,”他打开易拉罐,仰头喝了一口里面的液体,看上去味道并不是很好,于是他皱起了好看的眉头,“我认为,爱情是一个人的事情。”

 

我为他的话语愣住了。

 

“所以,喜欢苗木君也是我一个人的事情。你大可以将他从我身边夺走,我当然会选择放手,”他笑道,低下头盯着手中的饮料罐,“如果能因此让身为‘超高校级’的你获得幸福的话,我心甘情愿作为垫脚石哦。哪怕苗木君因此讨厌我、憎恨我也没关系,因为这都是我一个人的事情嘛。”

“你……!”就在我正要开口的时候,我的身后传来了苗木学长虚弱的反驳声:“不,狛枝君,你说的不对。”

 

 

12

“苗木学长!你的伤还没好,怎么可以出来!”我听到学长的声音慌张的回过头,狛枝凪斗也仿佛受到了惊吓一般抬起头看向苗木学长。

苗木学长穿着宽大的病号服,整个人看上去更加瘦小了。他虚弱的笑了笑,脸上稍微有了些许红润:“因为醒来看到狛枝君和上则同学都不在,有些慌张呢,等会过神来已经站在这里了。”

他定了定神,然后眼神上移,看向我身后的狛枝凪斗,看到这种情况,我自觉地让开了身,将我身后的人彻底暴露在苗木学长的眼前。

 

“我刚刚听到了狛枝君的话,但是我认为你说的不对。”

“爱情应该是两个人的事情,在狛枝君用这种方式试探我来寻求安全感的同时,我也在用我的包容将狛枝君强行留在我的身边。”瘦小苍白的少年这么说着,眼睛里闪烁着坚定又璀璨的光彩,“这么说起来,我应该才是那个卑鄙的人。”他的右手附上自己的胸口,有些焦急的大声说道:“这么长时间,我都在等狛枝君像现在一样对我坦白。因为我,真的很喜欢狛枝君啊!我想要成为狛枝君的希望,我想要,光明正大的和狛枝君在一起!”

 

“学长……”我轻声呢喃,心中感到一丝难过,但却又由衷的感到高兴。

 

“我是不会离开狛枝君的!就算狛枝君想要赶我走,我也不会离开的!”他说完,轻轻地抽了抽鼻子,但眼睛依旧没有离开狛枝凪斗。

 

好不甘心啊,苗木学长。

我苦笑着想道。

你都已经做出这样的发言了,还让我怎么插足呢。

 

我回过头,看向狛枝凪斗的同时心中居然有了一丝期待,我能看出他们那原本作为恋人来说低的离谱的契合度在上升,虽然速度很缓慢,但这就好像横亘在两人之间那层薄薄的冰墙终于融化了一样。

 

“苗木君真是狡猾,”狛枝凪斗说,他没什么表情的回望着苗木学长,但是眼底的一丝欣喜却又毫不掩饰的流露了出来,就像是纯情的少年第一次接受来自喜欢的女生的告白,“你这样说,根本是让我无路可退嘛。”

他眼里似乎再也容不下他人,走过去小心翼翼的避开了学长的伤口后,轻轻地将苗木学长拥在了怀里,顺势将下颚抵了在学长的头顶上。

 

而苗木学长也抬起手紧紧地搂住狛枝的腰,脸埋在对方的怀里,只能看到耳尖上的一点赤红。

 

真令人羡慕,这两个人配一脸啊。

我还是忍不住笑了出来。

不管是一直包容着狛枝凪斗极端的爱的苗木学长,还是小心翼翼的爱着苗木学长的狛枝凪斗。

 

原来契合度这种东西,并不真的能表示两个人是否合适呀。

 

这一刻,我仿佛也对自己一直以来坚信的东西有了新的看法。一个连恋爱都没经历过的人怎么能作为此领域的权威而对他人指手画脚呢。

 

这么想着的同时,我却松了一口气,大概,这次作战可以告一段落了吧,但是……

“苗木学长,”我看着那二人开口,等他们都回过头来看我,我才继续说道:“我决定放弃追求你了,请你去寻找自己的幸福吧。”

“但是!我不会放弃喜欢苗木学长这件事的!所以……”我单手叉腰,一只手毫不客气的直指狛枝凪斗,“如果这个人做了对不起你的事情!我还是会选择将苗木学长抢过来的!”

 

“嗯,”少年笑道,他揽住狛枝腰部的手并没有放下来,整个人被笼罩在狛枝凪斗的身影下,“谢谢你,橙香。”

 

 

13

在发表了那么劲爆发言的我们三人,事后无可避免的,害羞了。但是好在苗木君很快感到了疲倦,于是我们三人返回了病房。

我和狛枝凪斗一左一右的站在苗木君的病床旁,在他“你们这样子好像门神啊”的吐槽中,欣赏到了苗木君难得的睡颜。

 

“呐,上则同学。”在苗木君的呼吸平稳下来之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我身边的狛枝凪斗忽然出声叫了我的名字。

“……干嘛,吓唬人吗!”我下意识的往旁边挪了挪,嫌弃的看向这个前情敌。

“这倒不是,只是想提醒你一下,其实你和苗木君都猜错了,寻求安全感?我可不是那种高尚的人。”在我疑惑的目光中,他继续说,声音很低,是既保证了不吵醒苗木君,又能让我听到的程度:“我可不是在用这种方式试探苗木君的底线,而是像苗木君说的那样,我是在用这种卑鄙的方式,强行将苗木君留在我的身边。因为我知道苗木君是不可能留我一个人的。”

 

“……”听到这短话,我原本平淡无波的心中又一次波涛汹涌了起来,“阁下……果然是如神一般的人渣啊。”

“是吗?”他仿佛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一样笑了起来,“只是你们太高估我了而已。但还是要谢谢你的夸奖了,所以人渣就是要做人渣才会做的事情啊。”

 

他低下头看着我,一张英俊的脸上又挂上了在我看来异常虚伪恶心的笑容。他不着痕迹的将双手放在了我的肩膀上使我的身体扭转了过去:“所以我劝你不要白费心思了,虽然你是希望的才能的拥有者,但是唯独苗木君是不会属于你的。再见啦,上则橙香同学。”

 

“哎……你给我等等……!”感觉到他在逐渐发力将我推向房门的举动后我开始挣扎起来,但是单凭我一人毕竟是无法与男生的力量相抗衡的,于是等我回过神来,身后的房门已经关了起来。

……还落上了锁。

 

我看着紧闭的房门,一脸的震惊与不可思议。

 

——果然,不将苗木君从那个变态棉花男手里抢过来是绝对不行的!!

 

我,上则橙香,现在正孤独的站在午后空无一人的医院走廊里,窗外蝉鸣的欢快,仿佛在嘲笑我是一个单身狗。

而我在放弃了追求计划之后,又因为心上人的男朋友,重新燃起了,追求苗木诚的斗志。

 

-END-

 

“呐,狛枝君。”

“什么事情,苗木君?”

“其实那天你和上则同学在病房里的对话,我听到了,当时没睡熟。”

“……”

“狛枝君?”

“啊啊,居然让苗木君听到了那么令人作呕的发言,我果然是个一无是处的废物,苗木君请不要在意,我这就去死。”

“等等啊狛枝君!我是想说,我很开心啦。原来不光是我一个人的占有欲那么强,感觉有些开心呢。”

“……”

“狛枝君?啊!狛枝君!不要突然抱过来啦!”

“……喜欢……”

“你说什么?”

“我说,我喜欢苗木君,最喜欢了。”

“……嗯,我也最喜欢狛枝君了。”

 

……

 

“所以,可以放手了吗?你好重啊狛枝君。”

 

-真·END-

 

 

作者的话:完结啦w一篇很短的文章,我的文笔并不太好,说文风其实也没有,每次看自己写的东西都仿佛在看什么科普类书籍,语言真的是相当僵硬,在这里给大家道歉,同时也真的非常感谢所有能看完这篇劣作的小伙伴w最后想解释一下上则橙香在文章的结尾对苗木君称呼的改变,上则同学一直称呼苗木诚为“苗木学长”,最后更换了称呼,也代表她心中对追求苗木君并不是那样子执着了,也算是种成长吧w我总是喜欢在自己的文章中写出某个人物的成长历程,上一次写的刘皓中心的短文亦是如此。那就说到这里,最后再次感谢所有能看到这里的小伙伴,有你们的支持我才能在这里w我以后也会继续努力的,爱你们w


2016.8.23

苏子叶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30)
热度(186)
©壹岁桐。吾与此咸鱼孰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