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岁桐。

「嗔痴贪念,众生皆苦,唯愿为知己者死。」
「走过三生路,终老恶人谷」

哈喽艾瑞巴蒂,这里是阿岁,笔名壹岁桐
混文圈和语c圈,全网圈名苏厌
BL、BG、GB通吃,CP宁拆不逆,无差不会写的,这辈子不会写的
杂食动物,主角受,来者不拒,什么都刷 ,涉猎范围广,私设狗,污妖王
所有的文前预警都请通读三遍,洁癖慎点主页
俗话说铁打的cp,流水的墙头,令人惊讶的掉坑速度说的可能就是我
中立邪恶,三观不正,为人极其护短,脾气十分暴躁,谁看不惯我喜欢我维护的人,我苏小厌就实名diss谁

高亮!!我!!乙女腐!!任何乙女我都能刷腐!!
圈地自萌,我尽量不推荐乙女腐向的内容,但是肥肠优秀的作品我也无法控制自己点小蓝手的麒麟臂。
所以!!看不得一丁点乙女腐的就不要关注我啦!!就这样!!!
么!么!哒!!

对不起这段时间沉迷动画片完全没有时间摸鱼,哭哭

谢谢所有给我热度的小天使,虽然我是个辣鸡写手,但我还是爱你们
(如果能给个评论就更好啦,小声bb

关注请谨慎,取关请随心
赋诗一首:
脑洞一时爽,动笔火葬场;
干啥都随缘,坑品没保障。

@爬山藤 是我永远的小可爱,这个人全世界也无法替代

【弹丸论破/狛苗】如何追求苗木学长作战报告04-06

#原创人物第一人称视角

#校园paro,逻辑死,稍微有些性格偏差??

#主人公痴女模式上线

#老实说我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自己作得死,哭着也要……

 

- 如何追求苗木学长作战报告 -

 

 

04

我,上则橙香,希望之峰学院第79届学生,一个深陷恋爱烦恼的恋爱咨询师。

 

三天前,告白被拒的我在得知心上人的恋人是77届有名的问题学生狛枝凪斗后,当即要求苗木学长与其分手。可想而知,我又一次被拒绝了,而且是被对方以相当强硬的姿态拒绝的。

——连生气的样子都那么可爱,苗木学长真是犯规。

 

确实,交往对象是那个狛枝凪斗的话,那么学长的确有足够的理由不将这份恋情公之于世。说实话,如果学长的恋爱对象是十神白夜那样的超高校级的傲娇,都是无须担心的,但是,偏偏是那个糟糕的狛枝凪斗。

 

狛枝凪斗,希望之峰学院77期,才能是和苗木学长一样的超高校级的幸运。

这个总是笑得一脸温和,极度谦虚到近乎自卑地步的人,看上去似乎是一个人畜无害的草食系男子。但作为拥有能够看穿人类本质的才能的我却知道,这个人,与其说他棘手,倒不如说已经接近危险的程度了。

 

这个人与其他的“幸运”可不是同一等级的角色,是可以称作真正的“超高校级的幸运”才能的拥有者。但要仅仅是幸运也就算了,他的幸运往往会伴随着极端的不幸,放在RPG游戏里大概属于那种“主角阵营里的搅屎棍”一样的角色。

 

虽然长着一张好看的脸,但如果就放任这样危险的角色继续和苗木学长在一起的话,一定会给苗木学长带来不幸的!

 

不可以!我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如何将苗木学长从危险的狛枝凪斗前辈手中夺过来,就将这个计划命名为——“追求苗木学长大作战”吧!

——虽然初命名其实是“夺取大作战”,但是“夺取”这个词也太不矜持了。

 

当然,我是不会承认我本身就已经很不矜持了,这个事实的。

 

 

05

如果用一句话总结我现在的所作所为,那一定是:“你喜欢的人有对象了?拆散他们啊,连第三者都不敢当,你还好意思说你喜欢他。”

 

所以,这也解释了为什么现在,我正在跟踪苗木学长。

………………还有他的男朋友。

 

常言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我对“狛枝凪斗”这个人的情报还是太少了些,只有收集到足够多的对我有利的情报,我才能更加稳妥的开启我的争夺……咳,追求行动。

 

身处两个不同年级的这二人,课间时间几乎是不见面的,见面和相处的时间维持在午休的天台一起吃便当(我也想和苗木学长一起吃便当!)和放学后一起回家(家居然在同一方向?!真是天时地利啊狛枝凪斗!)上。

 

但是今天,似乎又和往常有些不一样。

 

“狛枝君,商业街新开了一家甜品店,要不要去试试看。”苗木学长足足矮了狛枝凪斗一头,因此不得不昂起头说话。“困推荐给我的,据说那家的芭菲很好吃。”学长的双眼中闪闪发光,像小狗一样满含期待的看着狛枝凪斗。

“可以哦,如果苗木君想去的话,我这种人怎样都无所谓哦。”而狛枝凪斗却还是那副万年不变的101号笑脸,低下头注视着苗木学长,却又好像什么也没看,一双和学长六分相似的浅绿色眸子里空无一物。

 

……怎么回事,这个人?

我感到一丝违和,这个人似乎不像传言中说的那样过度谦卑,但他也确实没有将自己与苗木学长放在同一位置上,仿佛微妙的,比苗木学长……还要高出一些。

 

爱情里,应该是人人平等的。

我一直坚信这个理念,即使我是一个没有经历过恋情的人,但是天赋使我更早也更快的认识到了“平等”的重要性。

一场不平等的爱情,就像是角逐赛,低人一等的那个存在终究是追不上的,迟早是要认输的。

 

狛枝凪斗和苗木诚的契合度只有不到60%,这已经是一个相当危险的数字了,再低一点,他们两个就连“普通的恋人”这个头衔都要失去了。

在这之前,我原本还曾担心两个人的契合度太高而使我无从插足,现在看来,根本不足为惧嘛,想必就算我什么都不做,苗木学长也很快就会离开狛枝凪斗了吧。

 

正在我有些得意的将新获得的情报记录在笔记本上的时候,前方传来轻微的“啪”的一声,我闻声抬起头来,正巧看到苗木学长努力伸长胳膊,双手扶着狛枝凪斗的脸颊。刚刚那一声,就是手掌轻轻拍打在脸上的声音吧。

 

“狛枝君又在说这种话了!”苗木学长说道,似乎有些生气的瞪圆了眼睛,脸颊像撒娇一样的鼓了起来,“我是在询问狛枝君的意见吧,不想去就说出来嘛,我又不是…又不是一定要吃芭菲。”他有些难为情的又拍了拍狛枝凪斗的脸颊。

 

狛枝凪斗愣了半晌,而他在我眼中的各项数值开始缓慢的发生变化,那令人在意的倾斜的地位之天平也慢慢的趋于同一水平线,甚至向苗木学长那边下降了一些。

 

……什么?

怎么回事啊,这个人?

 

“对不起啊,苗木君,一不小心就又陷入自己的思维里去了。”狛枝凪斗的笑容似乎也发生了细微的改变,稍微带上了一丝歉意,满脸都是“我果然是个人渣居然让苗木君生气了”,唯独一双浑浊的双眼开始渐渐清晰起来,然后慢慢的映出了苗木学长的身影。

 

满满的,都是苗木诚。

仿佛这个人的眼睛里只看得到苗木诚一样。

 

“虽然最近不太想吃甜品,但是苗木君既然已经这样求我了,那也没办法。”他摊开手笑道,坦诚的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等等,才没有求你吧。”苗木学长放下手毫不留情的吐槽道,“狛枝君今天先委屈一会吧,我一定要吃到困说的超大份芭菲。”

“刚刚还说不一定要吃的,苗木君。”

“才没有说。”

 

好奇怪啊。

我看着那两人渐渐走远,在心里重复道。

……好奇怪啊。

 

我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情侣。

我见过那种处于朦胧的暧昧里却猜不透对方心思的暗恋;见过那种爱的轰轰烈烈最后却和平分手的爱情;也见过平淡似水连爱都没说过,却能走过一生一世。

唯独,没见过这样,将自己和爱人放在天平上来一场角逐,用自负又自卑的态度面对恋人,使天平摇晃着,仿佛想要通过这样的手段强迫对方放弃自己一样。

 

狛枝凪斗,你到底在想什么?

我严肃的看向两人消失的方向。

你难道是想用这样卑鄙的方式,逼迫苗木学长主动离你而去吗?

 

 

06

第二天,我继告白被拒后,第一次拦住了苗木学长。

 

“学长,我想要借用你一些时间,拜托了。”我说道。

这对我来说是少有的严肃,因为这次的谈话对我来说,无关追求行为,而是身为一名专业的恋爱咨询师所不得不进行的谈话。

 

……为此我甚至推掉了早就来我这里预约好的左右田学长的咨询,真是相当对不起他,虽然我确实认为左右田学长和索尼娅学姐并不合适。

 

我和苗木学长来到了上次我告白的花园中,正值上课时间,花园里没有人。

——本科学生逃个课难道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我按着苗木学长的肩膀,让他坐在长椅上,然后站在学长面前深深地鞠了一躬。

“我先要向学长道歉,”我说道,并且认真的坦言了自己昨天的行为:“为了定制追求学长的计划,我昨天尾随了学长。”

但苗木学长看上去并不是很吃惊,似乎早就知道一样,他温和的笑着,并没有要生气的样子:“啊,我猜到了…因为总觉得有什么人在看我似的。”

 

“学长……不生气吗?”我直起身小心翼翼的问道。

“嗯,并不会啊,因为早就感觉上则同学不是那种会轻易放弃的人了,而且尾随什么的……其实我也已经习惯了。”他叹了口气,“狛枝君追求我的时候,就是用这种像跟踪一样的方式,明明家离得那么近直接上来搭话不就好了。”他稍微提高了一些嗓音,似乎对这样的行为感到好笑。

 

但是却洋溢着幸福。

 

“……”

我对这种情绪太熟悉了,热恋中的情侣、新婚夫妻,还有那些下定了决心要和对方牵手一生的人,这是他们身上所散发的希望的味道。

 

“上则同学?今天把我叫出来,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吗?”学长疑惑的问道。

我认真的看着学长的双眼,也许我说出来的话,学长就会选择和狛枝凪斗分手,那样我就可以和学长名正言顺的在一起了。

可是,看着这样幸福的学长,我无论如何,也说不出“狛枝凪斗在逼迫你离开他”这种话。

 

“嗯……我知道哦。”苗木学长突然说道,我才发现我居然下意识的将那句话脱口而出了。

 

……该死的职业习惯。

 

不管了。

 

“苗木学长知道!?”我惊讶的问道。

“嗯,知道的,狛枝君在跟我交往的这段时间,其实一直想要让我离开他,这件事情。”学长笑了笑,但是那笑容中没有我想象中的失落,只是很平静,很平静的笑着。

“……我…我不懂,我没遇到过这种事情,如果他追求你是因为喜欢你,又为什么要做这种事情呢。”我艰难的问道,这件事情带给我的冲击太大了,仿佛我过去十几年的经历转眼间化为虚影一样。

 

“为什么啊……”学长放松了身体靠在椅背上,抬起头望着天空。

我坐在学长身边,也跟着抬起头看着天空。天空很蓝,那些云悠闲而缓慢的移动着。

“大概是因为,狛枝君想要用这种方式寻找安全感吧。”半晌后,学长突然说道,“你不要看狛枝君这样子,其实他是个很没有安全感的人哦。”

 

大概也只有苗木学长你能说出这种话了吧。

想起那些关于狛枝凪斗的传闻,我默默地想道。

 

“我呢,恰好只有积极向上和不会轻言放弃这些优点了,所以,就放任狛枝君在用这种方式寻求安全感了。”苗木学长轻轻的说道,我侧过头偷看他,他的侧脸轮廓很模糊,没有男生那么硬朗的线条,大概是像母亲更多些吧。

他的睫毛颤动着,像是一只想要展翅的蝴蝶。

 

“……恕我直言,学长,你们这样下去,迟早会分开的。”我低声说道。

“嗯,那就等到时候再说咯!”学长伸出手,有些小孩子气的握了握,似乎想抓住那些云,“因为狛枝君是个笨蛋嘛,没有我不行的。”

 

“……”

“呐,上则同学,”看我沉默不言,学长开口说道:“周末我约狛枝君去游乐园,要不要再来‘尾随’一次看看呢?”他突然转过头看和我四目相对,漂亮的浅绿色眼瞳撞进我的视线中,“然后,再来一次对话,怎么样?”

 

……真狡猾,这种神情,根本不容别人拒绝嘛。

 

 

我,上则橙香,希望之峰学院第79届学生,原本是一个深陷恋爱烦恼的恋爱咨询师,但现在却在为心上人和他的恋人之间的感情,所忧心着。

 

所以说,到底……是怎么从“拆散狛苗”变成这样的啊——!!

 

-tbc-

 

作者的话:完蛋了,明明不是这样构思的,但是不知道怎么就变成这样了………………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31)
热度(175)
©壹岁桐。 | Powered by LOFTER